當前位置 首頁| 銀領先鋒| 雙先風采| 文章閱讀

紅領巾飄過70年——記新中國第一批少先隊輔導員俞明德

發布時間: 2019-09-30 作者/來源:

滿頭白發映襯下,88歲的俞明德胸前的紅領巾愈加鮮艷。他是新中國第一批少先隊輔導員,從1949年中國少年先鋒隊成立至今,耄耋之年仍作為浙江省溫嶺市少先隊“終身總輔導員”,活躍在校園和孩子們中間。

微信圖片_20190930102822.png


“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”

金秋時節,正是江南作物充盈飽滿之時。位于溫嶺城區前溪路的一處老房子內,經俞明德修剪的蔬果花木已是枝繁葉茂。

十年樹木,百年樹人。當了一輩子少先隊輔導員的俞明德深知,成長中的少年兒童也需要不斷“修剪”“扶正”。

“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,大家知道什么含義嗎?”在溫嶺實驗小學,正當小朋友們七嘴八舌地搶答時,俞明德用自己穿的一件外套做起了示范。他故意把領口下的扣子錯位了一個,沒等扣到下擺,臺下的孩子們已經笑成一片:“扣錯了,扣錯了!”

“孩子們,是不是第一個扣子錯了,后面很容易錯?”俞明德的話讓孩子們連連點頭,“大家從小就要立志做一個走正路、樹正氣、追求真善美的人。”

身為輔導員,身教更勝于言傳。早些年,他和孩子們一起上街撿煤渣、做電燈罩、稻草里種木耳。為節約糧食,俞明德啟發他們用襪子套洗碗水槽做成“節糧袋”,積起來的米送部隊養豬。他還啟發孩子們用另一種蟲來除松毛蟲害,獲得了全國創造杯最佳獎。

溫嶺市方城小學校長江國明說,70年來,俞老師對下一代滿腔的熱忱、執著的情懷、循循善誘的教育始終如一。

溫嶺靠海,俞明德寓教于樂,將海洋文明植入孩子們的童年。20世紀90年代,他創建“少年軍校”“紅領巾海洋文化”等少先隊工作品牌。這些年,他帶著孩子們開展“藍色海洋拯救行動”等活動,在國內多地得到推廣。


“紅領巾把我的心系了一輩子”

70年的紅領巾生涯,俞明德獲得過全國一級星星火炬獎章、全國少先隊工作突出貢獻獎等諸多榮譽,獲評浙江省最美老干部,入選中國好人榜。

“我這70年,用過或洗破的紅領巾至少幾百條,第一條最珍貴。”俞明德說。

俞明德生于1931年。1949年5月溫嶺解放,18歲的俞明德當上了人民教師。后來,他看到中國少年兒童隊(后更名為中國少年先鋒隊)10月13日成立的消息,也申請成立了溫嶺第一個少年兒童隊組織——紫皋鄉少年兒童隊大隊部。

“當時窮,我們的第一條紅領巾,是把廟堂里的紅幡扯下來,撕成了小布條,系在脖子上,感覺特別神氣。”俞明德說。

白天,俞明德給孩子們上課,晚上組織站崗放哨,唱革命歌曲,宣傳土改,抗美援朝時又發動他們捐獻雞蛋充當軍糧……在俞明德的帶領下,隊員從20多人逐漸發展到160多人。1955年9月,俞明德作為少先隊代表,出席了全國青年社會主義建設積極分子代表大會。

“紅領巾也把我的心系了一輩子。”俞明德說。


“少先隊永遠年輕”

發黃的照片、用壞的相機、洗破的紅領巾……俞明德簡陋的書房,滿是歲月的記憶。

1991年10月,俞明德退休后,申請當了少先隊志愿輔導員;10年后,又被任命為溫嶺市少先隊終身輔導員。

這個“終身”名副其實。俞明德拿起了筆,扛起了攝像機,每天往學校和孩子們中間跑,時間安排得滿滿當當。他每天凌晨四五點鐘起床,寫電郵采集的新聞稿,由于不熟練,打字只會“一指禪”,字號要用到最大,300字要敲一個小時,視力不好,桌上同時開著4個臺燈……

“零基礎”的俞明德學會了上網、打字、發郵件、聊微信、瀏覽App。他說,只有不斷地學才不會落伍。“像‘粉絲’‘贊’等熱詞,都是跟小孩子們學的,他們愛聽,溝通才沒距離。”他說。

翻開俞明德的“發稿清單”,每年有300多篇。他用鏡頭記錄下孩子們純真的笑臉,也通過宣傳引起大家對少年兒童的關注。

書房的角落里,俞明德的榮譽證書多得數不過來,然而,他最喜歡孩子們喊他一聲“俞爺爺”,“這比拿了什么獎都開心”。

如今,俞明德還有一大批青年“粉絲”。2015年8月,俞明德工作室成立,明確了三個目標:開展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、實施課程研究、培養優秀少先隊輔導員。工作室被全國少工委授予第一批“全國少先隊名師工作室”。

“和孩子們一起,我永遠年輕。”俞明德說。


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手机版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