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首頁| 銀領先鋒| 雙先風采| 文章閱讀

洗好照片送上門!天臺退休縣委書記走遍山村,拍下一千多位山村老人

發布時間: 2019-09-30 作者/來源:天臺縣委老干部局 鄭曉剛

天臺縣老縣委書記婁依興退休后,拍攝了一千多位山村老人,還洗好照片送上門。

他說,退休了,想多幫鄉親們做點事,拍些照片也可以留下最后一代山民的身影。

72歲的婁依興已經拍了一千余名山里的老人。四年來,這名老共產黨員一雙布鞋、一身布衣,走遍了大半個天臺的山村。他聽民聲、訪民情,給山里的老人拍照,很多拍了還要洗出照片、裝上相框,親自送上門。他還把照片發在朋友圈,取名“山里人家山里人”,現在已經滿100期了,朋友們都很喜歡看。

這些樸素而自然的面孔,是數億中國農民的時代縮影——他們在土地上辛勤耕耘,內心平和,又對生活滿懷希望。

婁依興不是攝影師,26年前,他做過四年的天臺縣委書記。退休前,他是臺州市政協常務副主席。

“讓這些照片留下大山守護人的身影,我的勤勞艱辛的父老鄉親。”幾天前,婁依興在微信朋友圈里寫下了這句話。


進山給農民拍照的老書記

婁依興穿著一雙黑布鞋、一身布衣,剛從一個山村回來。他衣著樸素,說話隨和。

2015年底,婁依興就開始走山村,他常會帶上老伴,有時自己開車。山村大多偏遠,開車少則半個小時,多則兩個小時。有些村,連許多天臺本地人也未曾到過。對于年紀有點大的婁依興來說,同樣是考驗。

有一個大同五村,里面有18個自然村,婁依興一早出發,傍晚回來,一天時間走完了。他看了一下行程,有42公里。

每到一個山村,婁依興就會和村民聊家常,聽聽老百姓的聲音。然后,隨手拍一些照片。

山村里的人很少了,基本上是老人,所以,婁依興鏡頭里的,也大多是老人,婁依興稱他們是“大山最后的守護人”。

很多老人告訴他,自己除了拍過身份證的照片,還沒有拍過什么生活照。在一個山村,有一家三妯娌,嫁到山上就沒有拍過照片,婁依興偶然遇到,就給她們拍了一張合影。

回來后,他把照片洗出來,裝在相框里,過幾天,再給三名老人送過去。去這個村子開車就要一個多小時。老人們像孩子一樣高興。“自己累一點沒關系,可以給她們留下一點可以回憶的東西。”婁依興是這樣想的。

有一次去田中央村,他聽說有一戶人家四世同堂,共有9個家庭。婁依興給每個家庭拍了一張,因為人多湊不齊,他去拍了好幾次才拍完。


照片背后的民生溫度

婁依興拍的照片都是手機拍的,還是抓拍的。“不能和他們說要拍照。”婁依興說。

一說拍照,農民們會緊張,表情也怪怪的。所以,婁依興總是在和他們聊天的時候,偷偷拍了。照片拍了有一千多張,有采茶葉的、鋤地種菜的、劈柴割草的、洗衣淘米的,是最常見的農村場景。照片的背后,傳達的則是一名老干部對三農的思考和關心。一名攝影家看了這樣評價:“你和農民有很厚重的情感。”

婁依興雖然已經退休多年,但農村脫貧致富,時時令他牽腸掛肚。期望農村小康、農民富裕,是他多年來的心愿。

有一張婁依興拍的照片,一個白發老人和幾歲的孩子相依為命,孩子的父母外出打工了。他們的眼神打動了婁依興,他按下了手機,給照片取了個名字:“盼”。

有一次,婁依興在龍溪鄉王加彎村看到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在辛苦串珠賺錢,心情十分沉重。

他在微信中寫道:“去天柱山頭轉了一圈,山也還是那座山,梁也還是那道梁,一個個小山村是那么寂寥,偌大的王加彎村,看到白發蒼蒼的老人在串珠,不知一天勞作能賺得幾塊錢?心沉沉的……”

婁依興走山村很隨意,不告訴鄉親自己的身份,也遇到過有趣的事。在一個村子,有老人認出了他。

“你很面熟,我好像看到過你,在電視里。”老人問他,“你是做戲的嗎?”在他們看來,電視里放的都是演戲的,是演員。

婁依興聽了,大笑。他在老人家吃了一碗面條,給了20元錢。老人連連說謝:“做戲的真是客氣。”


讓這些照片留下大山守護人的身影

不在家享福,為什么要跋山涉水,走遍山村,還給山里老人拍照?這源于一名山村干部的幾句話。2015年底,婁依興從城里搬到了天臺的山里。他造了一個書院,邀請各界名流來講學,講堂沒有門檻,誰都可以去聽。

有一次,他開了兩個小時的車,到了天臺最遠的山村,麻珠潭村。這是一個凋零的山村,人丁稀少。村干部和他聊天說:“我們這一代人過去了,村里就沒人了,我們是最后一代山民了。”村干部的話里不免有些傷感。

這句感慨,一下擊中了婁依興。沒錯,或許幾十年后,隨著發展,山村會自然消亡。婁依興想起,他去大貝山村做縣委書記時,走了2個半小時,才走到這個山村,那時還住了500多人,現在開車過去半個多小時,但住的人只有40來個了,幾乎都是老人。“路通了,人少了。”他感慨地說,這些年,村村通了公路,但是住山里的人越來越少。

農民出身的婁依興,決定走遍天臺的村莊,用照片記錄山里的人家、山里的人。這一走,就是四年,村子已經走了大半。

“我們能做的,或許是在山村消亡前,多留下一些東西,想方設法去多做一些。”在他朋友圈里,山里人的照片發到了100期的時候,婁依興寫了一句話,“讓這些照片留下大山守護人的身影,我的勤勞艱辛的父老鄉親。”


退休了,想再為鄉親們多做點事

給農民拍照,只是婁依興和農民打交道的一種方式。

四年前,婁依興在群山里建起了一個書院,外形是一本打開的書。地是向一個農民租的,他們約定,使用20年,之后全部給農民。每一次,婁依興就是從這里出發,走進茫茫的大山,以他的視角觀察這里的農村和農民。“沒退休的時候,確實沒那么多的時間和精力,現在退休了,自由了,我就想要把這些村子都走完,想盡力地再為鄉親們做點事情。”他這樣和錢江晚報記者聊起。

平時,這名老縣委書記總是和年輕干部說:“要真正了解老百姓,還是要到村里去。”他也會告誡他們:“農村的事,不能硬來。”有個西坑村,住了80多人,婁依興一共去了6次,每次去,都協助當地政府做村民的思想工作。村民們也很感動,老書記七十多歲還跑這么遠的路,一次次地去看他們。“和農民打交道,一定要帶著真心實意,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人就好了。”他說。

靈坑是一個傳統古村落,整個村莊保存得原汁原味,但是沒有人住了。婁依興去了好多次,都沒碰到人。他覺得很可惜。

婁依興想著怎么樣把這些古村落振興起來。他到處“牽線”,現在來考察的人很多。

婁依興是臨海東塍鎮人,他在老家也是出名的鄉賢。他特別注重家鄉的教育,發起了一個教育基金會。去年的認捐現場,一天就有捐款600多萬元。他說:“教育是興旺之本。”

“現在退休了,有時間,我就想多去村里,多去基層走走看看,發揮自己的一點點余熱,盡力地再為鄉親們做點事情。”婁依興這樣說。


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手机版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