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首頁| 紅色記憶| 紅色記憶| 文章閱讀

蒼南縣抗戰離休干部林鼎葉:打游擊,時時刻刻都是危險的

發布時間: 2019-08-22 作者/來源:蒼南縣委組織部(老干部局) 郭永慧

林鼎葉,1925年出生于浙江平陽,1944年至1948年在平陽縣中心交通聯絡站工作,曾任黨支部書記兼聯絡站負責人。

 

白天不敢出門,晚上爬山送情報

    林鼎葉是蒼南縣依然健在的幾位抗戰老兵中的一員。第一次見到他時,他剛剛從外面散步回來。雖然老人現在已經94歲高齡了,但身體狀況依然很好,步履間依稀可見軍人的風采。

1925年出生的林鼎葉是家中的獨苗,能夠在讀書的年紀到書院去,是他最大的心愿,即使每天來回要跑近20里山路也不在乎。可惜好景不長,大概在他讀到小學三年級時,戰爭爆發了,“時局變得很混亂”。于是,他不得不從學校離開,開始了放牛、放羊的生活。

1942年,為了保家衛國,也為了尋得一條生路,16歲的他主動參加了抗日游擊隊,在平陽縣委下設的中心聯絡站負責交通聯絡員工作,主要任務是傳遞信件和情報。從聯絡站到縣委根據地相距幾十里山路,有時候一走就是一個晚上。

“艱苦得不得了,白天不敢走,都是晚上送。”提起當年的那段經歷,林鼎葉記憶猶新。他當時所在的上嶼平陽縣中心交通聯絡站,負責接待平西區、平南區和江南區三個區的區委書記以及地方之間的通訊工作。有信件和情報需要送出的時候,他都是萬分小心的。天色暗下來時出門,有星星和月亮相伴,那是再好不過的事,但更多的時候,是獨自面對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夜晚,還有那隨時可能到來的狂風暴雨。“摔倒多得很,最慶幸的是沒有遇到敵人。”

說起那段“送信”的歲月,林鼎葉展示了一把長約15公分的“小匕首”,雖然已經年代久遠,但看起來仍然鋒利。“這就是我當時的貼身裝備。”看著這把匕首,林鼎葉一邊摩挲著,一邊說,當時條件不好,沒有槍也沒有炮,交通聯絡員每個人都有這樣一把匕首,用途有兩種:御敵和自殺。說著,他把匕首擺在了腿部的位置,進行了動作演示。“碰到敵人時,與他拼命用,寧死也不能泄漏秘密。萬一給敵人抓了去,自殺用,抓去結果會很慘。”

“打游擊時,它跟了我七八年,從不離身。工作后,它也一直跟著我,已經有七十多年嘍。”前段時間,這把“小匕首”找不到了,林鼎葉急得不行,翻箱倒柜之后,終于找到了。老人雙手握著刀柄,眼睛一直在“小匕首”上流連,似乎在看一位感情至深的老友。林鼎葉就這樣盯著“小匕首”,好久沒有說話。

 

想盡辦法引開敵人,再撇開敵人

當交通聯絡員時,能夠巧妙地躲避敵人的視線,順利將信件和情報送出去,那是一種本領。每次能夠順順利利完成工作,平平安安回來,林鼎葉都非常慶幸。可有時,為了工作需要,他必須主動站出來,大膽地暴露自己的身份,把敵人引到自己身邊。

“條件太艱苦,遇到敵人時都不敢正面發生沖突。”林鼎葉回憶說,從當時的武器裝備上看,敵人最差也是步槍、手槍,還有輕機關槍;而游擊隊手中拿的是土槍,只有“沖在一線”的戰士才有,手槍更是稀有物品,只有部分領導才能配備,一把手槍兩發子彈,不到萬不得已是不能用的;作為交通聯絡員的他,根本沒有機會拿槍。從人員數量來看,敵人都是以“營”為單位集體出擊,而當時他所在的游擊隊共有3個中隊70多人,最多的一個中隊也只有30多人。敵眾我寡、敵強我弱是當時的客觀形勢,所以每次與敵人“碰面”時,只能智取,不可強攻。

林鼎葉當時所在的中隊還負責保衛縣委安全,所以當發現敵人有進攻縣委中心聯絡站的苗頭時,他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公開暴露自己的身份,想盡一切辦法把敵人引開再撇開。

“打游擊的時候,時時刻刻都是危險的,那時候也不知道什么是怕,只知道把敵人引開,不能給敵人發現聯絡站,縣委一定要保牢。” 林鼎葉回憶說,打游擊時隨時處在備戰狀態,危險時時刻刻存在,他親眼看著自己的一個戰友當場被打死,另外一位戰友被敵人活捉。

“不怕,沒辦法怕!”雖然在那樣的形勢下,林鼎葉也無法確定戰爭什么時候能結束,安寧的生活什么時候能到來,但他卻從來沒有畏懼過。經歷過痛苦的人才明白,真正的開心該有多么痛快。1945年,當得到日本投降的消息后,林鼎葉的心里別提有多高興。“多么激動,多么痛快,戰爭勝利了,生命保牢了。”憶及那一刻,他說當時就這樣一個想法。

 

昨天的事情不記得,打游擊很清楚

回憶起打游擊期間的生活,林鼎葉頗有感觸地說:“苦啊,最苦的就是地瓜絲都沒得吃。”

在游擊隊里,林鼎葉除了傳遞信件和情報,保衛中心聯絡站,還有一個任務是負責后勤和伙食工作。找一塊適合的山地種地瓜、偷偷摸摸下山買米挑回來、盡量避免與百姓接觸……那段戰爭歲月里,林鼎葉似乎一直在過著“隱居”的生活,只是這種生活非但不愜意,反而是只要一想起,心中就多了一份“膽怯之意”。

“買這么多吃的干什么?”下山買東西時,最怕的是被敵人發現,然后不斷追問東西的去向,只能盡量選擇晚上時間挑回來,也不能讓老百姓知道是給游擊隊的。“很避免與百姓接觸,因為會給他們帶來麻煩。”林鼎葉回憶說,為了不被發現,他們就半夜下山挑東西,然后在山上的一個石頭洞里燒飯,吃飯也都是躲起來的。

“扛槍打仗的戰友最辛苦,買來的東西都留給他們吃,我們吃地瓜。”當然,有東西吃還是好的,最苦的是連地瓜絲都沒得吃。林鼎葉說:“沒吃少喝也不在乎,那時都講奉獻,每個人都講奉獻。”

這種奉獻精神一直從戰爭年代延續到了今天。翻看林鼎葉工作后的榮譽證書,記者發現數量竟然有二十多本。“做人要認真做,做事也一樣,不管是戰爭年代時的參軍入伍,還是和平年代下的工作生活。”老人的一番話似乎在告訴后人,如果說抗日戰爭是一本浩瀚的巨著,那么這本巨著的最后篇章就是親歷抗日戰爭的老兵,雖然他們大多已進入耄耋之年,但烽火歲月磨礪出的精神卻是留給后人最珍貴的財富。

“昨天的事情今天就忘記了,打游擊的事情,他一件件都記得很清楚。”林鼎葉的老伴已經陪伴了他六十多年,她告訴記者,林鼎葉最喜歡看抗戰題材的影視劇,每次看到動情處,還會忍不住留下眼淚。“那段歲月,留給他的記憶太深刻了。”


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手机版一